AQUAGEN海洋深層氣泡水X 十一月號旅讀中國

首頁 媒體報導
翻開中國地圖,除卻幅員遼敻的西藏,大概罕有一處所在能夠如同「敦煌」般,
光是由唇齒間發出字面的音節,便讓人打從心底興發神秘邈遠之思。
在河西四郡中,敦煌的地勢最為偏遠,可是名氣也最為響亮。多數人印象裡頭的敦煌,是無可替代的飛天之鄉,以精美絕倫的石窟造像和壁畫見聞於世,飽含濃郁的宗教氣息;商人眼中的敦煌則是絲路沿線的重鎮,適合編織發財夢的綠洲,經年流著豐沛的奶與蜜;而對熱戀中的情侶來說,鳴沙山、月牙泉伴生的場景提供了浪漫想像,「薛平貴東征、王寶釧苦守寒窯」的戲曲情節又彷彿一則歷久彌新的啟示,翻譯出取捨之際,愛與不愛的兩難。


 
從天上到人間,敦煌的一切無疑都令來者魂牽夢縈;哪怕經過千年萬年,這裡始終是一處值得旅人前往追尋的他方。
 
大也?盛也?
 
而「敦煌」這個名稱又是怎麼來的呢?東漢儒士應劭在《漢書.地理志》中如此注釋道:「敦,大也。煌,盛也。」彷彿它是寂寂大漠中應運托生的奇葩,因著輦轂繁華而綻放出一座城市。此間或有各派學人考證,以為其語源出自都貨羅(Tokhara)、吐火羅,意指彼時居住於祈連、敦煌一帶的月氏人和吐火羅人;或以為其為羌語「朵航」(誦經之地)的對譯,乃至於桃花石(Taugas)的音轉……無論何者為真,都側面凸顯出敦煌匯聚四方族群、吐納異質文化的混血身世。
 
另一方面,敦煌也和出走與離散的意象相勾連:在歷史上,遠放陽關或玉門關的征人渾不知其數,一朝來到邊圉,舉目盡是骨脈崢嶸的荒丘,觸耳俱為亮烈離奇的觱篥聲,如何不由衷感到深刻的哀愁?儘管塞上胭脂凝夜紫,又怎堪比擬江南小樓間臨水照花的紅顏?於是,整座城市彷彿為眾多將士懷鄉遙望的目光所籠罩,並在離情暗恨的張翕間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


   上一篇       下一篇